当前位置:首页 / 解梦 / 正文

周公解梦酒水是什么征兆_梦见抓鱼是什么征兆周公解梦 梦见换房子是什么意思周公解梦_梦见换房子是什么意思
0

周公解梦梦见大蒜头是什么意思_周公解梦梦见捡大蒜头

解梦 | admin发表于2022年04月13日 | 47个浏览

夜已黑,晚风渐响,冷气浸肤,苏子夏在古祠中,现在没了裤子,下面极冷,堂中稻草被褥都烧成了灰,他下面冷的发抖,蹲坐在古祠中,尽量以棉衣一角遮住双腿,他对那偷偷摸上来烧他的红衣女子骂不绝口。

  又眼巴巴的望着门外,却一直不见赵姜,李绿芹母女回来,心中疑虑:这母女俩干什么去了?这么久还不回?到底出什么事了?

  一夜过去了,赵姜,李绿芹一直没见归来,苏子夏心里沉到极点,他倚在堂中角落里,一夜无眠,内室虽有一土坑,铺有被褥,但他尊重赵姜母女,宁可受冻一夜,也不进内室去睡。

  天刚放亮,他站起身来,先将吕三姑送来的饭菜热了一遍吃,之后进入内室,见土坑旁边,有个包袱,打开一看,不敢多动,抽了一条裤子出来,他见过这裤脚处绣着牡丹花的裤子,是李绿芹穿的,此时自己光着下身,也顾不得是女裤了,忙忙的穿上裤子,又系紧包袱,内中之物他不敢多看一眼。

  之后背着破褡裢出门,他打算一路讨,一路走遍邯郸城,寻访赵姜,李绿芹母女。

迎着寒风,才走出几步远,遥隐隐的望见俩人踏霜而来,远远的虽面不清,但从发型服饰上看去,似乎是俩个女子,是赵姜,李绿芹晨曦归来?苏子夏心中一喜,心中又猜测:她们又为何过了一夜,赶这么大早而回,怀着疑惑,他加快脚步迎去,想问问清楚,为何一夜不归?

  早间微有雾气,看不清楚,两下里相望而行,越来越近,面目也越来越清晰,苏子夏心中咯噔:迎面而来的两名女子,却不是赵姜,李绿芹,而是李绿蔷与张可袖!

  李绿蔷牵挂邻家姑姑母女,今日又赶个大早,又来古祠相接。

  见苏子夏迎面而来,李绿蔷远远的高声问道:“邻家姑姑可在古祠中?”

  苏子夏连连摇头,忙告道:“她们一夜未归,刚才我远远的看到你们俩个,还以为...,还以为是她们。”言下无比失落。

  李绿蔷,张可袖对望一眼,都失落无比,立在原地怔了半晌,忽听苏子夏道:“我们不防去全城找找,可好?”

  李绿蔷点头,道:“只好全城去找了!一夜不归,必有缘因。”

  张可袖往苏子夏下面一看,忙道:“你怎么穿件女裤出来?”

  苏子夏羞臊无地,心中恨死了那个红衣女子。

  张可袖又道:“不用问了,你趁邻家姑姑她们一夜不在,偷了李绿芹的一条裤子,你这乞丐贼胆大,李绿芹的裤子你也好意思偷她?”

  李绿蔷亦盯着苏子夏下面穿的女裤,哼了一声,掉头不理他,似乎心中也恼苏子夏人穷志更短,手脚不干净,连李绿芹的女裤也偷。

  苏子夏被张可袖骂了一通,惶恐无地,又见李绿蔷一脸鄙夷,立时对自己如此冷淡,心中一伤,他以后还想着在李绿蔷身边打下手,挣些工钱,真是万万得罪不起李绿蔷这尊衣食菩萨,他必需尽快向她解释清楚。

  当下弱怯怯的跟在二女身后,一边走,一边把昨日黄昏,一红衣女子趁他睡觉,偷摸上来放火烧他的事告诉二女,又说当时裤子着火,一时扑不灭,烧的他腿痛,他一着急,忙脱下着火的裤子自保,最后裤子烧成灰,大冷天光着两腿,无法出门,万不得已,才先穿李绿芹的裤子出门找人。

  李绿蔷听明原委,已经不怪他了,她回头道:“这样吧,等会到了街市,你去买条裤子穿吧,你一个大男人,穿条牡丹花的女裤上街,也太显眼,你又跟着我们一起寻人,这样连带我和可袖,都会被你牵连的难堪,让人耻笑。”伸手一摸怀中,想掏几枚刀币钱给苏子夏,给他上街买裤子用,那知只顾大早赶来接邻家姑姑母女,却忘了带钱。

  当即一伸手,问张可袖可曾带钱?张可袖往怀中一摸,一枚刀币也无,哎呀一声摇头道:“我也没带钱。”

  李绿蔷瞧了瞧苏子夏穿着女裤,一脸狼狈相,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没法子了,走吧,到时再作道理。”

  途中,张可袖问:“烧你的红衣女子,可看清面目?”

  苏子夏摇头道:“当时只顾扑身上的火,又加上浓烟遮眼,没看清她的面目,只听到她开心的大笑,再后她就跑了,只看到她身穿红衣的背影。”

  身穿红衣?张可袖想起在晏家砸灶的四名红衣女婢,忙问苏子夏,她腰间是不是束一条黑色腰带。

  苏子夏忙忙点头,急道:“她腰间是有一条黑色腰带!你不说,我险些忘了。”忽的想起昔日在郭千婵家讨饭,一穿红衣,系黑带的女婢,两度烫伤老年女奴的事,他想起这事,不由的忙讲出来告诉了张可袖。

  张可袖咬牙道:“郭千婵家的这四个女婢,数这个最坏了!”

  苏子夏恨的牙齿痒痒,发狠骂道:“下次撞见这个女婢,我也把她的裤子也给扒下来!给她烧掉!”

  张可袖白了他一眼:“怎么?你想耍流氓,想扒女人家的裤子!”

  苏子夏被噎住了话头,呆了一会,忙结结巴巴的忙分辩:“不是,我只是想啊,只想着对等报复这女婢!她烧我裤子,我也烧她裤子!”

  张可袖不再说话,急赶几步,与李绿蔷并肩在前而行,不再理他。

  三人行至东城城门之处,却见晏雪如背负弓箭,骑一匹老马,手执猎叉而来,昨天休了一天,她今天要去打猎。

  一看到李绿蔷,张可袖,苏子夏三人东张西望的,似乎找人,忙近前而来,笑问李绿蔷三人找谁?

  李蔷把邻家姑姑母女一夜不归的事告诉了她,晏雪如道:“我也陪你们去找,可好?”说完,翻身下马。

  李绿蔷道:“恐担误了你打猎,晏婶子知道,可要说你了!”

  晏雪如道:“没事没事,前天打了一个花豹,卖了两千四百铢刀币钱,够用一段日子,今天就是再休猎一天,亦无关要紧的,倒是陪你们一起找人要紧!”

  李绿蔷心下感动,想了想,便答应了。

四人找遍东城的大街小巷,无有所遇,正要转头去西城一路寻过去,却见街市一角,街市游医的冯珠衣拎着檀木药箱,从旁行来,一见李绿蔷四人左瞧右望的样子,似乎找人,忙趋近而来,问是找谁?

  李绿蔷把邻家姑姑母女一夜不归的事说了,冯珠衣忙要求也要一起去找。

  李绿蔷道:“不行啊,你此去北城治病救人,万万不可拖延!昨天穿紫衣的女货郎,正在家等着你去给她老母看病,此时在巴望着你过去呐!我们怎可担搁你去北城。”

  冯珠衣瞟了一眼身背弓箭,手执猎叉的晏雪如道:“看看雪如,全副武装的,她为何不去打猎?要跟着一起去找啊?”

  李绿蔷道:“她今天休猎一天。”

  冯珠衣笑道:“好啊,小妹今天也休医一天!”

  李绿蔷嘿然一笑,劝道:“她打猎的,休一天只是她一个人少挣几个钱,你行医的,不只是你少挣几个钱,还有病人真是不可以久挨的!”

  见冯珠衣腮帮子鼓的老高,又一拍她的肩抚慰道:“紫衣女货郎在家等你呐!你还是先过去吧!”

  冯珠衣无奈,却又迟迟不肯挪步,李绿蔷忽而嫣然巧笑,道:“这样好了,我们此去西城找人,若找不着,还是要去远一点的北城,即然你去北城,这正好不过,现在我们分成两路,你一路去北城的路上,帮我们多留意,你到了紫衣女货郎家中,给她老母治完病,再继续寻找,就算是帮我找人了!这样可好?”

  冯珠衣一听,大喜,忙问赵姜,李绿芹的模样。

  李绿蔷一指苏子夏道:“我派他随你去北城找,他知道我邻家姑姑母女俩个的模样!”

  冯珠衣点头应允。

李绿蔷又指示:西北两城附近找遍了,不管找到没找到,都要回织姜姐姐家等侯!

  冯珠衣点头,与李绿蔷,晏雪如,张可袖作别前,她手捧令箭一般向着李绿蔷拱手于胸道:“未将谨遵元帅号令,此去必寻着邻家姑姑,不负将令!”言毕,转身离去,苏子夏忙一瘸一拐的,尾随着她北行而去。

  李绿蔷,晏雪如,张可袖目送冯珠衣远影,掩口直笑。

  一路上,冯珠衣详询赵姜,李绿芹母女的模样,甚而连身上饰物也问到了,苏子夏一一的详细告诉。

  冯珠衣听说李绿芹与李同长一模一样,好奇心起,极想尽快一见。

  一路在人众中寻觅,无有所见,反看到街市行人,不住把眼往自己这边瞧来,不住发笑。

  冯珠衣被街市行人笑的莫名其妙,往自己周身上下瞧了瞧,没什么可笑之处,心中正怪街上行人今日发神经,无缘无故冲她乱笑时,忽一转头,见苏子夏臊的满脸紫胀,只管低头走路,不觉把眼往他下身一瞧,却见他穿着一条裤脚处绣着牡丹花的女裤,这才明白路人为何冲这边讥笑。

  冯珠衣白了苏子夏一眼,斥道:“你这个瘸脚乞丐,你一瘸一拐的走路,本就下身看着不雅,今日你反倒穿上女裤一瘸一拐的走路,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?”

  苏子夏臊的恨无地缝可入,忙把红衣女子偷摸进古祠烧他之事,告诉了她。

  冯珠衣听了,口里也骂:“这红衣女婢子也真坏透了,下次她若生病,不请我医治还好,若请我医治,我给她多吃几帖泻药,让她天天茅坑跑上七八趟!”

  苏子夏听了解气,嘿嘿一乐。

  冯珠衣绉眉道:“你穿条女裤上街,大是不象,连带我也被路人耻笑,这样吧,我借你五枚刀币钱,你去就近铺子里买件裤子,可好?”

  苏子夏忙道:“珠衣姑娘,你若借我钱,我必定还你,决不赖帐!”

  “口说无凭!你这乞丐得打个欠条给我,我才借你!”冯珠衣从药箱中取出紫赫石笔,一张麻布,这是她游医时,写药方必用的,是以随身携带,她取出一张麻布,让苏子夏写欠条。

  苏子夏小时读过几年私塾,识的几个字,当即写好五枚刀币钱的欠条,冯珠衣收了,叠好,放入药箱中,于怀中取出钱,给了苏子夏,让他去买裤,她在这街旁等他。

  上次为治李同疯病,她远赴楚国求药,漫漫长途她不惜化费两镒之金的旅费,甚而在江心,又险些丧命,可以说她对待李同,资助起来异常豪爽,出手极绰,更是感动了李绿蔷。今日冯珠衣对待苏子夏,一个与她毫无关系的乞丐,她心里可不想为他化上一锱一铢,今日她锱铢必较起来,一条裤子钱更是不让,只有让苏子夏打了欠条,她才满意。

待了一会,苏子夏穿一件新裤而来,手里提着李绿芹那条女裤。冯珠衣见他不再招人耻笑,便道:“走罢!”当先而行。

  苏子夏满心感激的跟在后面。

  不觉已至紫衣女货郎吴菲君家门前,果见吴菲君倚门而望,她一见冯珠衣拎药箱而来,满脸堆欢,忙请入堂中桌前坐定。

  其父坐于堂中椅上,两脚搭在暖炉中烘暖,见了冯珠衣,老脸绽开笑容,点头示意。

  其嫂已端上一碟花生,一碟菱角待客,复又入灶,端上两杯清茶。

  冯珠衣心急找人,也不暇吃茶点,直入其母卧室,把脉诊断,又叫吴母伸出舌头,瞧了一眼即已明其病源,当即打开药箱,取出几味药丸给吴菲君之嫂,嘱其饭后以开水送服即可。

吴菲君忙伸手入怀,欲取医药钱给与,冯珠衣忙笑道:“我此来给伯母看病,是遵从邻家晏母之嘱,那能收钱呢?”坚辞推回。

  吴菲君一家感激不尽,便要留饭,冯珠衣见日近正午,若回家去用饭,会担搁找人,便答应留下用午饭。

  其嫂便于禽笼中,捉出一鹅待客,蹲在门口拨毛宰杀。

  冯珠衣出了吴母卧室,至正堂,见桌上两碟果子一粒未动,苏子夏只是呆坐桌前,并没吃一颗果子,心中微讶:这乞丐跟着自己,可以大打抽风的,桌上的果食点心可以尽由他吃,今日这馋涝乞丐竟然没吃一粒果子,沒呷一口茶!

  原来苏子夏心怀赵姜,李绿芹母女下落,那有心思用茶点,只是苦思她们会去那里?

  吴菲君一见苏子夏,便问冯珠衣,这男人是她什么人?

冯珠衣坐在桌前,剥两粒花生到嘴,边吃边道:“他能是我什么人?只是帮我来寻人!”

  吴菲君疑惑的道:“寻人?寻谁啊?”

  冯珠衣便把李绿蔷邻家姑姑母女的模样告诉了一遍。

  吴菲君若有所思,道:“你说的这对母女,昨日午后小妹看到过!”

  立时有了赵姜母女消息,冯珠衣心中大喜,这一番来吴家,来的太好了,在绿蔷姐姐面前,她要比晏雪如,先立上一功!

  当即站了起来,趋近吴菲君道:“当真看到过?你在哪里看到?”想着能在李绿蔷姐姐面前立下一功,心下喜不自胜。

  苏子夏听的赵姜母女有着落了,也是欣喜不已。

  吴菲君道:“昨天我在你们东城那边吃了饭后,我继续挑担卖货,快回家时,有母女俩个来我的货郎担前,挑先货物,模样似乎就是她们!”

  冯珠衣道:“她们跟你怎么说话?”

  吴菲君道:“还能有什么话说?只是买了一样发夹,付了钱,也就走了。”

  冯珠衣大感失落,又问:“即是什么也没说,那她们去哪里了?”

  吴菲君摇道:“这我可没留意,她们买下几样东西,之后两不相干,她们走她们的路,我挑我的担,也就没留意她们哪里去了?”

冯珠衣道:“即然你在这巴附近见过,那么她们母女就在这北城附近吧?”

  吴菲君道:“也有可能。我好象回头看了一下,见她们在征兵吏家的门首立了一会。”

  冯珠衣道:“征兵吏的门首立了一会?”

吴菲君点头,道:“我常挑担去卖货,经过征兵吏门首,其门檐前挂着一个木牌,那木牌涂刻着几个字的。”

  冯珠衣道:“刻着什么字?”

吴菲君笑了,道:“是招男仆的,要求二十五岁以下,无伤残,能吃苦,孝敬长辈,月资二千四百铢!”

冯珠衣一讶:“招个男仆,开这工钱倒有点高!有二千四百铢之多?若是别家招男仆,只管吃饱饭,都是不给工钱的。”

  这时,吴父在旁听的,忍不住说话了:“他家这个牌子,已挂了半年,至今招不到人的!没见一个好手好脚的年轻人上门。”

  吴菲君掩口直笑。

  冯珠衣笑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  吴菲君道:“自长平大战后,赵国青壮年稀缺,征兵吏家,还能招到好手好脚脑子又好的男仆吗?实跟你说吧,他家门前挂这个木牌,明是招个男仆,实是...…实是...…。”

  冯珠衣笑道:“实是什么?”

  吴菲君道:“不好说,其实都是街坊,邻里间乱猜的,也说不准!”

冯珠衣道:“什么乱猜的?什么说不准?我都听的发糊涂了!”

  吴菲君道:“那征兵吏生有八女,那四个年龄大的,过了出嫁年龄都待字闺中,他羞于家中有四个大姑娘嫁不出去,常深以无婿为忧!有邻人怀疑,他家明是招收仆人,暗里实是想招插门女婿,因他家中无子,想招女婿养老。”

  冯珠衣,苏子夏一听,便知这征兵吏,便是上次在张家征兵的许历,上次他看到李绿蔷的弟弟李同,喜其外形俊朗,又怜其长平惊魂,惊吓成疯,又看到李疯后初愈,便赠以一镒金怃恤,却被李绿蕃推辞不受。没想到,征兵吏就住在这附近。

  吴父在旁道:“他家招牌挂出之初,我冲着那工钱不错,拉下老脸,意欲去他家充作男仆,无奈说我年老,不肯招纳。此后邻家又去了几个应试,没一个中他意,这也就让人怀疑,我闺女说的明是招男仆,暗是招上门女婿了。”

冯珠衣点头,心想:赵姜,李绿芹母女立征兵吏门前看招牌上的字,估计也就看看罢了,她们是女身,自是没她们啥事,自是看了牌子就走,走了可就不知往那里去了?

正沉吟间,吴菲君之嫂已端一盘鹅肉上桌,她手艺不错,放有八角,茴香,花椒等香料,闻之辣香扑鼻,勾人食欲。之后,又有一盘豆腐,一盘萝卜,一盘大蒜上桌,三素围着一荦,热气腾腾夹着扑鼻香气中,家有一盘佳宴待客,那吴父立时有如临潼斗宝而胜的将军,心足意满的,连连请冯珠衣,苏子夏用菜。

  冯珠衣一边吃,一边侧头细看那苏子夏吃饭,因素知他是个乞丐,今日能够入席而坐,那可是大大的沾了自己的光,不由心下微有得色,见苏子夏香甜的在吃一条鹅腿,忍不住说话了:“唉,苏子夏,你今日跟着姑娘我,可好不好?”

苏子夏忙于埋头吃鹅腿,口里连应道:“跟着珠衣姑娘,好得很啊,跟着有饭吃!还有鹅吃!”

  冯珠衣极是得意,又问:“今天你若不是跟着我来北城,那你是不是肯定得讨饭?”

  苏子夏默然点头。

  吴菲君一听,愕然道:“他是讨饭的?”又细细一瞧子夏的面目,又笑起来道:“我想起来,你是住古祠里的那个青年乞丐!”

  苏子夏羞的难以伸筷,只得停筷不吃。

吴菲君冲苏子夏道:“我看你的模样,长的还算周正,只是走路有点瘸,但就由此自甘为乞,也太没志气,你还比不上我一个女孩儿家!”

吴父亦忽有所思,打量了苏子夏一眼,道:“你即剩下一身一口,无人照应,那征兵吏家中招个男仆,我看呐,你去试试倒挺合适,那里可有二千四百铢的月钱呐!你若得进去当仆人,日后尽有好日子过,可不比日日乞讨要强?”

冯珠衣,吴菲君都连声赞好,都说苏子夏该去征兵吏家门前碰碰运气,他那个牌子挂了大半年,鬼都招不来一个,苏子夏此去应招,年龄正合适,真说不定会招收他,一旦被征兵吏家招受,苏子夏必从此翻身,脱离苦海,不再到处乞讨日子。

苏子夏心中亦是大动,那二千四百铢月钱,对他有极大的诱惑力,此时不由嗫嚅起来:“恐怕我不行,恐怕我不行,你们看看,我这条腿!”他一脸不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瘸腿。

  吴父放筷道:“行不行?去了就知道,等吃完饭,老汉携你去看看!”

吴菲君笑道:“对啊,还有我和珠衣姐姐,一起陪你去看看!有我们三个,足可帮你壮胆!”

苏子夏感激不已,忍不住对吴父道:“我若被招纳进去,决不相忘,那月钱,情愿每月分出二百四十铢给你家,我每月有那二千余铢,就知足了。”

吴父一听,喜的胡子直抖,若是每月有二百四十铢的进帐,真是老来福利!他心下更热切了,忙给苏子夏夹了一块鹅肉,讨好的道:“如此极好,老汉每月有二百多铢的养老钱,可着落在你身上了!”

  冯珠衣,吴菲君听他俩说话,都掩口偷笑。

  吴父忽然心急起来,自己很快的扒完饭,

  又催苏子夏吃饭快一点。

  吴菲君一扯父亲衣袖道:“老爹,人家是客边,他吃饭你催个什么?”

  吴父道:“你终是个黄毛丫头,懂个屁!爹催他快吃,是为他好!那征兵吏家招收奴仆,要尽快去看,万不可拖延,若迟了一步,被别人抢了先,那就不好了!”

  吴菲君撇撇嘴,道:“他家那招牌挂了半年,也招不到一个鬼,你也不用着急这一时!”又冲苏子夏道:“尽管慢慢吃,别听我爹瞎催,看看,你吃的噎住了!”

  吴父听了女儿之语,也就耐住性子,不再言语。

  众人吃完,吴父立时急的火烧 *** ,催着快去征兵吏门前看看,吴菲君细一打量苏子夏衣着,摇头点评道:“现在又看他头发散乱,衣着又旧又脏,恐不入征兵吏的法眼!”她之一个心有退心。

  吴父道:“容易,把你哥哥遗留下的衣服,借他穿穿!”

  吴菲君答应了,于是进灶中和嫂子一说。

她嫂子也想帮公公搞到每月二百四十铢的养老钱,以宽裕家境,当下忙至新房,遂捧了一套亡夫所遗的衣服出来,。

  吴父又嘱女儿烧了开水,让苏子夏在他家洗了澡,又亲自帮他束紧发冠,端详了一下,道:“你面目也还过的去,老汉估量着足可抵消瘸腿之疾!那征兵吏家,必然招你进门!”

  苏子夏换了新装,吴父,吴菲君,冯珠衣便带他出门而去,其嫂自留下洗碗筷。

  至征兵吏家门前,门前那常挂的木牌已经不见了,想是已招到男仆,已然取下了,吴父,苏子夏心下恪噔一下,大失所望,吴菲君一见即道:“回去吧,没希望了,我们来晚一步!”

吴父留恋那二百四十铢的月钱,仍心存一线希望,道:“你们先在门口等老汉,待老汉进去问问看。”

  吴菲君道:“都取下牌子了,还问个什么?”一扯父亲的衣袖,想扯他回去。

  吴父一摔手,挣脱女儿的手道:“你等少年人,脸皮终是太薄!怕这怕那的,那能成事?你们三个先在这外头等着,待老汉我先进门去再看看。”说完,一张老脸已然进的门来。

  只见院落中一老年仆妇在拿扫帚扫地,便向前陪笑道:“这位大姐,门口的牌子为何取下了?府里还招男仆不招?”

  老年仆妇一面扫地,一面说道:“今日早上已招到一个男仆,年纪挺年轻的,我家老爷夫人都极感满意,所以今天取下牌子了!招个男仆都招了大半年了,今天才招到一个好的,真教人久等啊!”

吴父大感失落,那两百多铢的月钱终于泡汤,心中肉痛,正要挪脚回去,忽听屋中一说道:“老货,和谁说话呢?”一阵脚步响,走出衣着华丽的贵妇人。

老年仆妇忙道:“启禀夫人,这老头适才来问,我们家招男仆的牌子为何取下?”

妇人打量了吴父一眼,把眼冲老年仆妇一瞪道:“你这老货,做事丢三忘四,这老头儿已经自己来试过,已经不要他的,怎么还放他进门来?”

  吴父见老年仆妇落的受主妇呵斥,忙代老仆妇分辨道:“不要怪她了,是我自己闯进来问的,不关她事!”

  妇人冷笑道:“我们早就不要你这老东西了,你还来问个什么?!”

吴父听她出言不逊,心下大恼,但为了二百四十铢的月钱,只得忍着气,陪着笑道:“这次是代我家一个后生来问,可不是老汉!”

  贵妇人家有八女,招男仆不嫌多,她一听还有后生,立时消去恼意,笑道:“你家还有一个后生?那好,叫来我看看,好的话,我家多招一个男仆,亦是不防!”

吴父一听她口出多招一个男仆亦是不防,那二百四十铢月钱大有希望到手,喜的胡子直抖,忙冲门外高声喊道:“你等三个,快进来,快进来,这当家的说了,好的话,多招一个亦是不防!”一语喊完,立时起了一阵脚步响,冯珠衣,吴菲君,苏子夏三人走了进来。

  吴父拉过苏子夏,陪笑对妇人道:“就是这个,看看可好?”满脸期待的神色。

  那知妇人从头到家,心下对苏子夏一番品评,之后大摇其头道:“这等货色,与我早上招来的男仆,真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!我家不招男仆了,你们走吧!”

吴父一听,瞬那间心痛肝裂,那二百四十铢月钱彻底没指望了,他啰嗦着老腿先往外走,苏子夏臊的面红过耳,羞臊伴着失落,也尾随而出,冯珠衣,吴菲君俩女一言不发,也跟了出来。

  四人刚刚出了征兵吏的家门,只见对面一人,手中拎着包袱而来,那人一见苏子夏,老远的喊道:“瘸脚乞丐,古祠里找你不见,你怎么老远的跑这里来了?”

  冯珠衣一瞧来人,却是李同,她一见李同,芳心窃喜,魂灵儿都醉了,偷偷瞟了一眼李同,忙低下头去,立在原地,时而摆弄衣带,时而摆弄药箱。

那紫衣少女吴菲君一见李同,惊为天人,只是呆看。

苏子夏见是李同,心中一喜,见他穿一身白衣,显是新买的,再看他拎的包袱,也很时新,忙笑问道:“李同兄弟,你怎么来北城了?做什么事啊?又不是逢年过节,怎么买了一套新衣,穿的这么时新?”

  李同掩口偷笑,把手遥指征兵吏的家门道:“我在这家找着事做了!”

  苏子夏一愣,道:“你去他家找着事做了?是不是当男仆?”

  李同奇道:“咦,你咋知道?”

此时,吴父,吴菲君心下服气:怪不得征兵吏的凶悍婆娘,说她新招的男仆,与苏子夏相比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眼前此人,就是让城中最漂亮的大姑娘女扮男妆,也不见的比他俊,苏子夏这货又瘸了脚,那更是没法比!

  冯珠衣一听李同已在征兵吏家当了男仆,心下一咯噔:那征兵吏家明是招男仆,实际是为四个难以出嫁的女儿招插门女婿!

  因赵国青壮年男子稀缺,风闻这征兵吏已经下决定了,只要招到中意的一个男仆,这年纪大的四个女儿,大女儿嫁给男仆为正妻,其余几个女儿,全部一鼓脑儿打包相送,全部送给男仆为妾!

  不行!得阻止李同去征兵吏家当男仆!冯珠衣当此险峻时刻,她再也顾不得女儿羞态,趋近李同道:“李同哥哥,你可不要去他家当男仆啊!”

李同愕然道:“为什么不能去?在他家当男仆,月钱二千四百铢呐!以后每月有这工钱,我就不用再过苦日子了!还有,他们家说好了,我只管在征兵吏的书房,负责抹桌,打扫,磨墨!所有的粗重活,都让那年老仆妇做,今日遇上这么好的侍遇,你们评评,我怎么可以不去?”

冯珠衣急的跺脚道:“你就是不能去!”

  李同奇道:“你是谁啊,我又没见过你,你为什么拦我啊?”

  冯珠衣气恼不已,斥责道:“好你个李同,你本是疯的人见人逃的疯汉,若不是我费尽千辛万苦,又费尽一半家资,专门给你配制了几帖药丸,你的疯病能治的好吗?我治好了你,你竟然说不认识我?你...…,你....…,你的心性太凉薄了!我现在拦你,是为你好,也是为着李绿蔷姐姐好!”说完,眼角已然含泪。

  李同呆了,怔了半晌道:“我真的不认识你啊!”

冯珠衣气的直跺脚,一指李同饮恨骂道:“你一进征兵吏家中,才身入官家豪门,就忘了我们这些平常人家的旧知,你翻脸比翻书还快!”

  她骂着李同,又把手一扯苏子夏的手道:“我们回去!谁也不要理这没人情的东西!让他去给征兵吏当插门女婿去!”扯着苏子夏,伤心欲绝,抬脚就走。

  苏子夏一时没了主意,被冯珠衣扯着直走,犹回头不停呼道:“李同兄弟,李同兄弟!”

冯珠衣喝道:“喊他干什么,回去!”又扯着他走出老远。

  吴父,吴菲君见此情形,也不知怎么道该怎么劝,只得跟在后面。

李同忙跨前几步,欲要追回苏子夏,却又见冯珠衣对自己含恼的样子,又背着包袱立在原地不动,他一头雾水,搔着脑袋自言自语:我何曾见过这个女郎中?被她无缘无故骂个狗血淋头,真是晦气!

他看着冯珠衣泪流满面,扯着苏子夏远去的身影,呆呆在原地立了一会,叹了口气,遂提着包袱,往征兵吏家中行去!

  征兵吏家中,那珠光宝气的妇人尚站在门口,看那老年仆妇做事。

  见老年仆妇扫地,口里连连斥道:“扫干净些,扫干净些。”

扫完地,又看老年仆妇纳绣鞋,口里又满是教训:“你纳的太差了,一点不懂颜色搭配,纳的这个绣鞋,看起来这是做给要饭婆子穿的!”正骂的高兴,忽见李同拎包袱进来,要长住她家了,当即满脸堆欢,忙迎了上来。

  “李同,你今儿咋来这么晚?让人等的好不焦燥!”征兵吏夫人含笑问道。

  那李同应道:“路太远,来回有十几里路!”

  “啊!这么远,何不早言,我可以给你一些刀币钱,让你坐马车啊,省的你走路这么慢!”一边说,一边把李同请于征兵吏内室。

  征兵吏名叫许历,此刻正坐于案中,正手执一简《姜太公记略》看的入迷,忽一抬头,见夫人带着李同进来,忙放下书,让李同坐上前来登记。

  许历铺绡布于桌,问李同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  “李同。”

  “家有何人?”

  “父母双亡,有一姐姐,叫李绿蔷!”李同扑闪着一双秀目答道,说完,暗自偷笑。

  许历提笔记了,又问可曾婚嫁?

李同答道:“未曾!”

  许历极是满意,又提笔记了,点点头,将绡布登记册收了,交与夫人保存。

  许历夫人喜的合不拢嘴,忙将绡布登记册去房中收了。

许历站起身来,又亲引李同,引至一阁楼内室,但见室内装修豪华,更兼五彩珠帘,金边屏风,十余盏纱灯吊顶,流光溢彩,比之先前住的幽暗地方,真是强到天上去了。

  李同一见,心中一喜,推开纱窗,遥看窗外景色,但见彩楼阁宇环绕,再稍稍远瞭,隐约可见赵王宫。

  许历见李同高兴,拈须笑问:“老夫这陋室,李公子可还喜欢?”他招的是男仆,本不该口称李公子的,他一心想让李同长住他家,心中极度安抚,是以口称李公子。

  李同笑道:“喜欢!”将包袱放于茶几上。

  许历心中一喜,嘱他在这好生住下,不必拘束,就如在家一般,又一指橱窗堆着的木简卷书道:“你若闷了时,可在这看书解闷!”

李同拿起一卷书,见是《周公解梦》,看了几行字,开心的道:“不错不错!昨晚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夜里我提着锄头在挖坟掘宝,挖着挖着看到棺盖,我一锄砸开棺盖,里面没有珠宝,也没死尸,只有一个年轻女人从棺内站了起来,她手里抱着一个婴儿,这个婴儿,后来却是我的祖父!做了这个半夜挖到祖父,外祖母的怪梦,我倒要查查,主何凶吉?”

许历听了呵呵大笑,也不嫌其梦荒诞,遂帮他详加解梦道:“棺者,官也,材者,财也,你梦到棺材,此乃一大吉之梦,预示你将做官发财。”见李同听的开心,又是拈须而笑,又一指窗外院落中几个抚琴,弹筝的几个少女道:“你若闷了时,可去那厢听听琴,听听筝,其中那穿青衣的,是老夫长女许影,她最是会说故事的!”

李同喜道:“好啊!这个仆人,当的也太值了!有二千四百铢工钱不说,还有好房子住,又有书看,还可听胡琴,听玉筝,还能听相府 *** 讲故事,活这么大,真是一生未遇!”不由的冲许历一揖到地。

  许历见他一脸喜色,拈须大笑,遂作辞出门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周公解梦梦见大蒜头是什么意思 ”的文章

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

猜你喜欢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